Sunday, February 15, 2009

尊贵的政党,低贱的选民。

霹雳政局动荡,一个号称是我国的最大党强行变天后,我一直耿耿于怀。原本以为308政治大海啸让霹雳人民实现了政党轮替,将是一项让身为霹雳子民引以为傲的民主一大步。万万没想到,‘教训政党’的选票才投下不到一年,结果却是最大党在全民同欢共庆的农历新年里,登门拜访霹雳‘教训选民’。

在308政治大海啸,霹雳选民好不容易用54%的选票换来31个州议席,本应有权利享受政党轮替的果实,踏上州内政治改革的第一步;但这一切都化为乌有,只因为有两个议员认为她/他的党不要他。再加上一个名字和美国航空署相近的议员说他误会最大党腐败后,才发觉其实它有所改变;于是跳槽的加速度不输航空署的穿梭机。可怜选民们看得目瞪口呆。民意不能张显,选民想教训却反被教训,只能说这是我国民主的悲哀。

尘埃未定,最大党里尊贵的准大哥振振有词,用‘因为他要作弊,说以我作弊没有错!’的逻辑,解释说选民错怪了最大党,罪应该是在对手身上。言语里没有任何对选民的愧疚。刺耳的辩护刚说完,新上任的最大党霹雳州务大臣椅子没座暖,便自喻为奥巴马。面对记者提问时更强调,这次霹雳跳槽变天,‘是真正的民主过程’!从辩护说没有错,到升华至‘真正的民主过程’,两人不止展现了最大党的气魄,却也反映了选民在他们眼中的地位和智慧。

世事难料,武吉干当国席和武吉士南卯州席相继悬空。我国独立的选委会公布补选日期后却让人纳闷:为什么补选要拖到四月才进行?为什么不是在周末进行?独立的选委会主席丹斯里阿都阿茲选娓娓说道,推迟补选是因为迁就正举行党选的最大党,让最大党能舒适应对补选。独立的选委会对最大党如此体贴负责,看了我都为最大党感到窝心。丹斯里阿都阿茲也说,选委会要做好充分准备,避免仓促马虎进行补选。所以说选委会也真会为自己的工作着想。

迁就了我国最大党,也为自己安排了宽松的工作期限,那选委会对选民又有怎样的照顾呢?失望的是,丹斯里阿都阿茲似乎没顾虑到选民。他说只要有心投票,周日的工作是不会阻碍选民的。言下之意,就是说投票是你们选民的责任,如果面对什么阻碍投不了,那就怪自己吧。丹斯里阿都阿茲忘了,面对政府议席悬空,选委会最大的责任,就是做最快的安排尽力辅助选民执行投票权。怎么到头来反而要选民迁就政党,迁就选委会呢?谁才是你服务的对象,党选或国家的选举,孰重孰轻,看来独立的选委会都搞不清楚了。

选民要教训结果反被教训;百万选票敌不过几只青蛙;国家选举比不上党选;百万选民的重要性比不上政党; 这一切都告诉了我们,我们有的是尊贵的政党,低贱的选民。民主之路,还很遥远。

3 comments:

yukping said...

很荣幸成为第一位留言的过客。
写得不只是不错,还很有意思,虽然还是会为现况悲痛。
文笔这么好,可以投稿去幸运啊,2月征收爱情故事咧。

韶文 said...

懿颦说得没错,你的文笔也可以尝试走感性路线,呵呵。

路見要鳴 said...

不要放弃,
民主的路虽然难走,
但我们一样还是坚持走下去,
黑暗的尽头是黎明,
那个政党可以永垂不朽?
那个朝代可以百年不灭?